話說公雞不知何故喃喃自語:  真不知母雞每天在忙什麼?  下蛋也不需費吹灰之力,  就是孵蛋帶小雞也不需一世紀之時間,  終日灰頭土臉亦敢出門.  那像公雞天生即有著亮麗著雞冠及五彩亮麗的尾巴 ,  那需裝扮即可自由出門.

公孔雀亦有同感地共鳴說: 你不說,  我還未察覺,   吾家之母孔雀似乎也有同樣的毛病,  終日地忙與茫不知為誰忙.  那像我頂著五彩亮麗羽冠及彩屏般似的尾巴,  隨時均可展示"孔雀開屏"的魅力  做任何事均可順暢如流.

母雞有感而言:  晨起報曉雖非我母雞之職,  然吾亦肩負著下蛋,   孵育教養下一代之責任.    母雞能有多少青春期 ?   俟我歷盡滄桑 ,  身材變形 , 雞老珠黃之際,   就評我灰頭土臉亦敢出門,   似有物盡其用之後,   不需資源回收之感.

母孔雀亦產生共鳴:  說的也是,  公孔雀終日"孔雀開屏",  就如同人類之招蜂引蝶,  不知引來多少年幼無知之母孔雀,   若有孔雀法律的話,   不知是否已觸犯了誘拐罪,   而需加以判刑呢?   哪像我們肩負著教養及照顧下一代之責任,   那有時間展現個別之魅力.

古人中惟有孔子曾言:「 惟小人與女子難養也. 」  但我亦曾觀文得知,  孔子身高九尺半,   啖肉非方正不吃,   我個人倒覺得孔夫人挺辛苦的,   除平日準備衣物或衣料需多他人幾尺外,  備食亦需注意切肉須切得方方正正.     但在孔子之論述中,  似乎未曾提起孔夫人之任何懿行或美德, 只見孔子稱讚其弟子顏回, 一簞食,  一瓢飲,   住於陋巷,   亦不改其安貧樂道之樂.  由此可見古代仍是盛行重男輕女, 我僅知孔夫人在家排行第三且是個孝女, 當初係聽從父命出嫁;  另一方面,若非其父重視孔家為聖賢之後代,  怎會將女兒嫁入孔家. 

縱而觀之, 究竟誰比較難養呢?

Mei-pao

2011/4/20

     

 

meip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